追蹤
黑棠女王 BlazeSuger
關於部落格
國內外旅遊分享、文字創作(哲學、詩、散文、短篇科幻小說)、影像設計、攝影美學、美食做法、餐廳介紹、理財建議、生活體驗,...
  • 130531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我住在墳墓裡



這次你選擇不來看我,捎來一封信給我,告訴我:過去的日子,已消逝如輕煙,輕得再也傷害不了誰,甚至想不起來。


我沉默的選擇這封信代替鮮花,與我埋葬,悲傷比快樂更能撫慰我的心,因為我的心早已生了兩個甜甜圈,和一隻玩具貴賓犬。


我總是期待著,卻又同時害怕著等待著,...
我常常在想,我喜歡你什麼?若是能夠釐清這份莫名的感覺,也許就不是愛情了,看著你的眼睛,常令我無法思考,是迷戀在作祟吧,這樣好嗎?這樣的感覺不會消失嗎?


我常常在想,我們在一起,對你好嗎?
儘管彼此的情愫不斷的在滋長,儘管總是跟你聊得很愉快,但是下一次呢?還會有話題嗎?我的心思若是被掏空了,你還會喜歡我嗎?
很喜歡很喜歡跟你在一起,沒有任何原因,沒有任何要求,就是喜歡。


我們的感情建立在深摯的友誼上,而非盲目的愛情漩渦中,我們的關係很輕鬆自在,你對我也很溫柔關心,但是在這種若有若無、氣若游絲的希望中,我的心情抗議著你的沉默、你的冷靜,心漲得滿滿的奢望你的呵護,我迷失了,迷失了當日我暗自期許要給你的自由。

等待,無盡的等待,令我茫然、令我氣餒,總是等待著你、期待著你下定決心要跟我在一起,等待著你決定要好好經營我們的感情,等待是一種被侷限的框框、一顆巨石無聲無息的沉落大海、一顆飄蕩的氣球卡在樹枝間,我能有這樣的心情嗎?
我們老是膩在一起,心老是這麼的貼近,但是,就只是好朋友嗎?


我再也無法思考了,我再也想不透了,很煩躁,也許再也無法和你輕鬆的交談了。你、我,….似乎一直處在一種隱形的狀態,像空氣一般的抽象,有著暗處角落的謊言在窺伺著,彼此總在玩永無止境的閃躲遊戲,你的逃避,已經讓我不勝負荷了。


這樣一個解釋不清的曖昧關係中,你是否樂在其中的在玩這個躲迷藏的遊戲? 懸浮在空氣中,不知何時會無限加速度的下落,跟你在一起的感覺很好,但我不想再處在這樣不踏實的情境裡了,我迷失了...我自己。

今天的感覺很累,想跟你說清楚,但是看著你,我說不出口,有一種很陌生、隔閡的感覺。

我軟弱的跑去找你最要好的朋友,把你支開,我拉他到咖啡廳的一小角,嚇了我一跳,我什麼都還沒問,他就說:你不喜歡他喔?。


聽起來像是個玩笑話,不過也讓我鼓起勇氣問他:他喜歡我嗎?


他說:「他是喜歡妳的,但他曾經受過傷,他曾經有一個很用心的女朋友,但是過世了。後來他交過很多女朋友,若他並不是很真心的喜歡妳,便可以以很輕鬆的態度跟妳在一起,但是正因為太在乎一個人,他反而會不敢行動。他可能覺得時機不對吧,他可能還在試探妳的心,在還沒確定前,他太害怕會失去妳。」


「他的愛情觀變了,他原本是個崇尚絕對自由的人,直到遇見妳,他開始想安定、想長久,也許,這跟年齡也有關。」


知道了他朋友的看法,我總算安心了一點。


但是畢竟感情是你我要維持的,你的心意,真的不該由別人告訴我,若是這樣的逃避拖延,我怕我們在一起後,這樣令人抓狂的模式仍然不會變。


那天我試探了一下他


我說:
「一個人若是不能獨立生活、無法真確的面對自己的感情,而只是一昧的依賴別人,和那一個很特別的人,便無法擁有美好的未來。」
「能夠照顧自己,對自己有清楚的認知,而不是衝動的決定,這樣的在一起,才不會有任性。」


「而且人與人之間需要有空白的一段,而不是盲目的充滿著、黏膩著,因為那樣會讓自己失去了珍惜、失去了反省、失去了思考、失去了解自己或是了解對方的空間,這樣的關係只會剩下煩躁。」


你說:
「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重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各自有不同的視野、見解,可以互相交流、學習,和分享,變成共同的東西。」
你的回答透露了我想要知道的答案,那就是你也是希望有一段陪伴的關係的,這讓我更加確定了,你是喜歡我的、你是需要我的。


看著你,這樣的決心產生了,但我仍然說不出口,羞澀將潮紅堵住我的口,我選擇了紙條,在你面前寫下這些字,再PASS給你看:「我不想再猜了,我累了,…我想知道你在想什麼?」


你埋著頭很認真的寫,就像是小學生要繳交老師的作業,寫了很久,一頁兩頁三頁…最後重寫,只有幾個字,慎重的交給我: 「我喜歡妳,真的」


我問他: 「你是認真的嗎?我能夠信任你嗎?」
他誠摯的看著我: 「很認真,很認真,認真到自己都嚇一跳。」


他很浪漫,會彈著吉他,用充滿感情的眼神對我唱情歌:I gonna love you until the star fall from the sky。



夜景_若說五指山的夜景是路邊的野薑花,陽明山的夜景便是烈豔繽紛的一室花園。


城市狹隘的視線隨著污濁空氣的散開,是大量的綠色揮灑,清新的氧氣像一顆顆泡泡,溫柔的按摩你的雙眼,涼爽清新,繼續往深山走,霧氣與冷溫濃厚的聚了起來,漫步在其中像是被丟到冰冰涼涼的棉花糖裡,氧氣泡泡太密集了,相互的碰觸撞擊出更清爽的青草味,冷溫凝結的露珠成霜壓得草喘不過氣來,一根根的彎下了腰。


天空全被霧遮住了,只見遠方有一塊被陽光照射的地方,那一塊似有上帝之光的樂土,美絕了。隨著這道光,霧氣漸漸的有點散了,在迷幻與虛實之間,突然滿山遍野漫佈著悠閒自在的牛群,那些牛群美到不像真實的,太魔幻、太有靈性、太自在。山谷間你可以遠遠看到一叢叢的樹,每一顆樹都生長得太有生命力,透過霧氣,更襯托出他們的靈氣,不知道是否眼花了,你真的可以感覺到有生物,快速的在瞬間移動,生靈的竊竊私語,瀰漫著山谷,揮之不去的感動深深烙印在腦海。


你曾經說過你想過遺世野趣的生活,你有沒有想過?你也可以幫別人點亮天邊的一顆星?


天色已黑,你看,天邊山上的一小方屋,為我們點亮了今天的第一顆星!


對於自己,有諸多的不信任感,也許是出自愛情的本來盲目、人性的不安定,…擔心自己是否真能如你所想的那麼好、是否能符合你的期待、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帶給你幸福。


我有點手足無措的不知道在今後我的態度該是怎樣的,我們在一起後,我仍有許多無法克制的情緒,想的很多,想說的也很多, …


為什麼我總是任性的希望你記得我說過的話呢?尤其是我的生日,你總是記不起來。…突然想到,交談最重要的,便是心靈交會的那份輕鬆、愉悅、感動,….記不記得交談的內容,為什麼要因為你是我喜歡的人,而變得像契約一樣的重要?


我壓抑不住我對你的懷疑,你的眼神總是太過迷惑,不只是對我,把玩人際關係的你已經養成一種習慣了,總是在不經意間放射電波,遠遠在人群中的你,也是如此的迷人出眾,我好迷戀你,同時發生的是可怕的不安全感。


我常常在想,擔心我成為你的負擔,對自己沒有信心,如果我們只是朋友,沒有了束縛,也許你會比較自由、比較快樂。


我希望你了解你自己,能夠獨立思考,有正確的理念,…但是這樣嚴肅的話題,似乎只適合偶爾為之,因為人生已經夠緊湊、夠壓抑、夠不自由了。


這樣,你還是我最親密的愛人嗎?我恐懼的事發生了,我們在一起後,我還是無從了解你,你給我的感覺仍是隔閡的陌生感,也許是我太苛求了,但是這種生疏感真的太強烈了,你不說,我們仍是閒話家常,你到底要告訴我什麼呢? 我們的關係繼續建立在這種猜測的不安中,你在克服什麼呢?你從不放任自己,你太成熟穩重,當我生氣時,你居然只是笑笑的看著我,像是我是個要糖吃的孩子,我覺得我越來越害怕我自己了,對你太用心,應該說,我想得太多了,我害怕這樣的我,會帶給你無形的壓力。


我曾經以為,兩個人在一起要努力的方向,應該是相互尊重、關懷、體貼,彼此調整步調、保留足夠的空間給對方,這樣彼此都能自由的呼吸,…但是,我卻不滿足了,我一個人活在孤單裡,我壓抑不住自己的情感活在你的隔離室中,我拼命的敲玻璃,你聽不到,只有偶爾你抬起頭,看到了我,給我迷人的微笑,然後,還是一層隔著玻璃的寂寞。我的心似乎無法跟你溝通,我的靈魂似乎無法得到你的傾聽,有一種心理上無法克服的障礙,不確定感、疏離感,它霸道的橫亙在你我之間。


我能為你承擔什麼呢?我必須要信任你,信任你這淡淡的感覺的出發點,會是多麼深厚的愛,因為我常常擔心自己真是你所愛的人嗎?擔心能否給你幸福?甚至擔心自己是否一轉眼就對你沒感覺了,因為愛情是如此的盲目啊!


但是永遠記得你說的: 「很認真,很認真,認真到自己都嚇一跳!」….想著想著,自己又有勇氣了,如今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全心全意的要愛你。


他沒有對情人的深情注視,他無法熱情、不會任性、沒有迷戀,只有他迷人的微笑、只有令人心魂盪漾的眼睛、只有每天話題不斷的暢談到半夜兩點、只有心智交流的自由無限、只有玄密的心靈感應,……..只有我對他無盡的迷戀。


他極有理性與耐性,酷愛自由、喜歡無拘無數、多方嘗試。在任何場合,他看起來總是舒適自在很有自信,凡事留餘地的他,人際關係很好,任何事在他眼裡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遇到事情,解決就好了,遇到個性不好的人,笑笑就算了,他總是說: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他不善於表達心中的情感,他認為在人際關係中,理性而認真的思考,絕對比直接熱情的衝動有利,這樣的想法,根植於一個成熟獨立的個體,這是他對自己誠實的態度,卻免不了會有一點隔閡,隱約中陌生有距離的他,保持著不能真正親近的感覺,就算是他的女朋友,也無法碰觸他的內心深處。


不連結的線,糾結的思緒,心悸的跳動病態的燒灼著肉體,神經質的細胞疲憊的降低了溫度,滿佈血絲的眼睛,加重了渾沌的眼淚,原來切斷你我之間的,不是一把剪刀,只是一條平行的裂縫。


我住在雲裡面,很慌,心很慌,驚惶不安的空虛,讓我看不見地面,像是凝聚力很弱的光點懸浮在空中,沒有動力、沒有定點、沒有重力、沒有方向。


你的光點卻是堅定有衝勁的,是凝聚性強的耀眼光束,很難讓人不注意到,沒自信的我擁有著你,卻總是想著支離破碎的魂飛魄散。


也許每個人都有其生活方式,不容置疑,也不需費力的改變,順其自然就好。


但是有一天我一定會離開你,愛你的感覺太痛苦。擔憂你是否還愛我的日子,我真的不想過了。


什麼是理性的感情?
你會為對方著想、自己一個人時仍然會想到對方,但熱情減半,當你吻著對方時,腦袋不再只是一片空白,只剩感受對方,你可以同時想著別的事,或是只是客觀的看著他的表情,這個有安全距離的愛,可以保證你不受傷害。


至高無上的愛情,安心的死去吧,代之而起的,是這世人所欣然接受的理性的相伴。我懂了,你呢? 我知道你不會回答我,因為你已死去,而隨著時間,我也會將你遺忘。


跟他提分手的那天,我一個人在漆黑的長廊裡捲著電話線呆坐了兩個小時, 說過的話一直在腦中盤旋,我說:「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等我長大嘛?但我覺得我太依賴你,是個累贅,我來不及長大了,壓力好大,緊繃的弦緊壓在我身上,臉上已經滲出血了,愛你的感覺太痛苦,我沒辦法呼吸,放開我吧。」


他說:「我一直在等,你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也是在學習,慢慢會越來越協調,妳才不是什麼累贅。」


他們的分手,可真是分得太乾脆了,這樣清脆的一聲巨響,卻成了日日夜夜的夢靨。為什麼曾經是如此親密的兩個人,如今卻成了陌生人?愛情是如此的虛妄。


分手後的某天,他打電話跟我說:我提分手的那天,大半夜的,他從木柵走到淡水,用走的。
掛完電話,腦中一片空白,發現愛情是自己的全部,超出自己的想像之外。很痛,像是被血淋淋的挖出一塊肉,痛到淚流不止,然後放聲狂縱大笑,一邊笑一邊哭,只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但還是一邊笑一邊哭,然後面無表情的穿著睡衣,在長廊反覆的走來走去。不安定的靈魂,正受著如地獄般另一種形式的煎熬。


走在校園裡,走在熟悉寬敞的道路,路上有學生與綠樹的影像不斷的自身邊掠過,…心裡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時間感與移動的影像似乎有種模糊、隨風消逝的感覺,在我心中沒了重量、失去了意識。風不停掠過我的髮際,忽然覺得我被丟回到過去的論斷裡,我只是一個棄嬰,在空曠的城堡裡,一個被孤立的城堡;孤獨感不只是被動式,更是主動式。在巨大空蕩蕩的城堡裡,哭泣聲常常令自己驚懼。


胸中的顫慄、痛楚,像是看著千萬隻螞蟻齟食著天使的胸口,清麗脫俗的臉龐蒸著汗粒、迷惘的皺眉潸然落淚、生命的光忽明忽滅、水藍色翅膀微弱閃逝,她親手將翅膀折斷,悄然的解脫了


他想清楚了,想通了這一段感情,於是擁抱自由;我卻在分分秒秒中的回憶與思念中作繭自縛。他在變動中找到舒適的呼吸空間,我在束縛中找到了安全。


習慣
例行工作是生活緊張的緩衝中繼站,有意識的做每一件事代表著有思考反省,與對情緒上造成緊張壓力,除了宣洩管道,更有無意識的反應動作,增加了工作效率,緩解了情緒的負擔。我可能是生活裡一層又一層的壓縮了太多的資訊,潛意識負荷不了,以致於越來越多的無意識遊蕩在生活中,以致於常常遺忘,遺忘生活中的細節,心痛的你,卻越來越清楚。


你是我的毒藥
只有我自己能決定要不要戒掉這可怕的毒癮
再次見到你,只是擁有暫時的虛幻,你溫柔的陪著我,讓我的夢頓時的又變得真實,太真實了,剩下的是巨大的不安與瘋狂,畢竟,你只是個夢;


害怕見到你
你還是溫柔和善,卻陌生有距離,我像是不斷的挖著血淋淋的傷口;為了見到你,我軟弱的偽裝自己,隔了一層若有似無的霧,害怕你看到我赤裸裸的心碎與期待。我盡量製造精采的話題,心撲通撲通的在跳,放蕩不羈的你,沒有任何瑕疵的自信,燒灼著我,但我還是聒噪的開心微笑。


孤獨中,眼淚早乾了,竟忘了呼吸,心卻莫名其妙的活著。
緊縮的心臟施壓的擠出血液,但是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我又將血吞進了嘴巴裡,自己的怯懦,無法拋下這一切、無法令自己的心不再跳動。但是我可以讓鹽水任意的流過淌血的心臟,痛,能讓我清醒;太痛了,也可以讓我迷失在昏厥中。


我住在墳墓裡
偶爾就像突然想起許久不見的老友,你會來叩叩我的棺蓋悼念一番,我出來了,手發著抖,但笑顏是燦爛的,只是還是掩不住,我因日夜思念你的哭泣,所留下來的深深的眼袋。


久久的,你又帶著有距離的陌生感離開了我,而我又開始睡不著,時間又畫下了深深的刮痕在我浮腫的眼袋上,抑鬱像死寂的棺材板,與外界隔離了起來;惶惑不安的心,竟輕飄飄的飛離了身體,還生了兩個甜甜圈,和一隻玩具貴賓犬。


這次你選擇不來看我,但是遠遠的隔著門,想像我驚恐莫名的看著你。你於心不忍,於是決定捎來一封信給我,告訴我:過去的日子,已消逝如輕煙,輕得再也傷害不了誰,甚至想不起來。


我沉默的選擇這封信代替鮮花,與我埋葬,悲傷比快樂更能撫慰我的心,因為我的心早已生了兩個甜甜圈,和一隻玩具貴賓犬。


A letter from God~~

Don’t be so sad! Love never hurts. Besides, I would like you to consider life as a dream.
To tell the truth, we are always awakened from certain dreams, isn’t it?


In our life, sometimes we are happy, satisfactory, sometimes distressed, heartbroken; the variety makes our life so worthy.
The failure experience will help us to cherish the time we fell worthy and happy, so that we may really understand the taste of sweetness of life.
May you this dreamer successful.


我應該要忍受寂寞,才能夠成長,但我只是逃避,漠視這一切,我瘋狂的需要人陪,沉溺朋友聚會的陪伴、陷在短暫的快樂裡,與忙碌的學習中渡過。我的自尊不允許自己纏著你,就算是一點點的跡象都不行。


但內心深處,那個喜歡你的心情,卻總是蠢蠢欲動,撕成碎碎片片漫天飛灑了開來,像是滿天的櫻花、像雪一樣的美,…但是卻飄的太慢,像停滯卻又在移動。


離開學校之後,發現光鮮亮麗的成人世界充滿著虛妄,告別單純的我,學會了說謊與手段。社會人真的都好像你,注重人際關係、注重多學多知、注重笑….這一切都包含著疏離感。我在茶餘飯後的閒聊裡維持表面的快樂氣氛、在報紙的八卦裡,開始了辛苦工作後的腦筋僵化,誰也無法打開我心靈築起的高牆,沒有人了解我,沒有人知道我,不安定的靈魂無限的後退,心空蕩蕩的,失去了尋夢的意圖。


我變了,我很難,甚至根本不能直率的表達我的感情,壓抑更造就了我極大的不安。我終於知道,真的有這樣的人,沒有安全感去表現任性。


我在對岸觀察我的感情,不是冷漠的,而是驚恐莫名的、驚訝不已的觀看著,但在對岸的我,無法操控我的感情,甚至我的感情並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不安,與日劇增。


我在社會化的過程成長,是寂寞茫然的,但在我心理,你始終陪著我,我用你的想法想事情,我用你態度面對事情,我把敏感的精神觸角關閉,接受人味的現實世界,在生活實踐中的時時刻刻,你是我的精神指標,看淡得失、看透人生的現實、看清男人的好色本性、看懂人生的無奈、樂觀但有方法的保持平衡。


沒有期待的日子是難熬的,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空盪盪的,我的心只剩下一縷漣漪,快樂的音樂自遠方飄來,變了調。靈魂游離了軀殼,意識嵌在空盪盪的肉體四處遊走,機械式的動作、無意義的談話、生活著,但我早已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