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棠女王 BlazeSuger
關於部落格
國內外旅遊分享、文字創作(哲學、詩、散文、短篇科幻小說)、影像設計、攝影美學、美食做法、餐廳介紹、理財建議、生活體驗,...
  • 12901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黑棠女王】長篇小說發表_《鴨人》NO.2

他叢林間小道轉進小鎮裡的森林,舉目所及全是高大的樹幹,他在樹與樹之間的空隙遊走,熟悉到幾乎不用睜開眼睛,低著頭,像是在搜尋著地上的什麼,怯又像是他多年的習慣,區摳摟著身體,以一種怪異的姿態俯視著地面上的生物,黑暗裡,有一種萬物沈澱的芳香,對他來說,它的氣味似乎比清晨還要能夠安慰他的心,他停下來深深吸了一口氣,空氣裡有某種燒柴的氣味,和著森林的多芬,滿足了他肺裡最美妙的充盈。

 

眼前的土裡,他笨拙的低下身體,蹲在眼前新發現的小樹苗,它才剛剛萌芽,四周好寧靜,心裡突然出現妮可的身影,她的表情好自然、好愉悅,那是他從未見過的表情,他感到身體輕盈了起來,心底深處深起一種他不太懂的感覺,只知道心跳加快,『也許自己生病了?』他想。

 

鴨人碰觸著芽苗周圍的土地,土壤很鬆軟,翻撥的時候,土的芳香淡淡的冒了出來,他將手指沾滿了土屑穴的手,享受它的芳香,腦中的畫面卻又再次出現了和妮可相處時,她身上的一種類似奶油的味道,她房間裡的花香和她身上奶油的味道,他的心跳又加快了,他不該有這種想法的,他對自己說,他不能夠想她,他痛苦的扭曲著身體,有點激動的將身體往前倒,埋著頭許久。

 

鴨人掉下了一滴眼淚,因為他發現,眼前的樹苗被他壓死了,剛剛萌芽的、脆弱的生命,就在他的手裡,他顫抖的手彷彿可以感覺到樹苗的最後一口氣。

 

 

「妮可,待會出來請個茶!」妮可的媽媽輕喚著她。

「好的,媽媽。」

原來是上次的大地主來了,他帶他的小兒子來,年齡跟妮可差不多。

妮可端著茶,大地主看都沒看的繼續他的滔滔不絕,他的聲音在遙遠的地方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

大地主的兒子則是對妮可仔細端詳,妮可看都不用看,用餘光就可以瞄到他誇張的行徑。

「請用茶!」妮可說,頭低低的。

大地主的兒子沒有反應,妮可於是抬頭看了他一眼,只看到他眼睛炯炯有神、放蕩不羈的說:「嗯!好!」

「鎮上如今能有這分光景,還不都是我為大家謀的福利,可是我三番四處奔波爭取來的,鎮上的教育份子可不多,有遠界的也不肯幫忙,誰能像我這樣出力!」大地主費盡唇舌的口水不斷,妮可暗自惦量著,不懂他這樣吹捧自己是要說服什麼?

「我跟你們說,不是我要吹噓,只有我看得出來我們這塊土地的潛力,別的地方都種不起來,我們這裡一定要發展這種種植高單價的產物」

妮可的父母聽得津津有味,頻頻點頭。

 

「等一下,你們兩個出去走走,我跟妮可的家長有事要談。」大地主對他小兒子說。

「喔!好啊!年輕人多出去走走!」妮可的父母看都沒看妮可一眼,催促著妮可出門。

妮可順著他們的意思,低著頭,跟在大地主兒子的後面走。

「地上有黃金嗎?值得妳直往地上瞧?」

妮可不禁又看了他一眼,似乎是驚嚇到了。

「妳別心不在焉的,跟妳出來,我可是挺樂的,能跟我出來並肩行的女生不多,妳應該要感到高興才對。」他說,一副很有自信的樣子。

妮可禮貌的再看他一眼,微笑的表示希望他再說下去。

「我在學校是風雲人物,當然,不是這個鎮上莫名其妙的小學校,是名校出生的,大家可都巴結著我呢!」

「真的喔!」妮可怯怯的眼睛發著光彩。

「其實,妳這件洋裝真的很奇怪,有點老土呢!妳該去外面看看別人怎麼穿,老是在這個小鎮上,能有什麼審美觀!我可以戴妳去四處走走!」

妮可被批評,自尊有點受傷,但是又也蠻想出去見識見識的:「嗯,有機會的話。」

 

「妳會煮飯吧!」他問。

「嗯,會一點。」

「真好,城裡的女孩時髦,卻不懂得女孩子最基本應該要會的,雖然家裡有傭人,不過卻煮得不是我的口味。」

「煮得不好吃?」妮可問。

「嗯,沒天份吧!我又不懂煮飯,也沒法教,下次妳來,煮給我吃吧!也可以教教她!」

「嗯。」妮可低著頭說。

 

「其實,妳家為什麼要有這麼大的花園呢?這實在是很浪費,應該多一點室內空間做運用的;或者,該種一些有價值的產物。」

「喔!媽媽知道我喜歡花園的。」

「為什麼呢?」

「啊!」妮可被問到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妳應該要知道自己為什麼喜歡,妳不該給自己太多享受的,這些都是不必要的啊!」

「喔!」妮可委屈的應著。

「妳別一副小可憐,好像被我欺侮的樣子嘛!妳來找我,妳一定會喜歡那裏的,反正妳待在這也沒事啊!」

 

「你去過哪裡?」妮可問。

「我其實平常也不會到處玩,沒人陪,也就不會有興致,但是如果妳要來,我就一定會帶妳四處觀光的。」

「嗯,嗯。」妮可微笑應允。

 

妮可在夜裡,回想起和大地主小兒子凱文的對話,對話內容鮮明了起來,卻讓妮可很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悶什麼,他的自信,除了他的自信,妮可再也想不起來還有別的感覺。

 

隔天一早,妮可打聽了鴨人的住處,告訴她的路人用一種咋異的眼光看著她,是附近戴著斗笠的農夫,妮可對他的表情感到不是很自在,心緊縮了一下,暗自思慮著這到底是不是一個好主意。

 

一路上越走越偏僻,不過因為太陽光的揮灑,讓妮可的不安有稍稍減退,「再往前走一小段」,妮可考驗著自己的極限,鼓勵著自己。

 

走了一陣子還是不見鴨人的住處,妮可打算放棄了,但是妮可繼續督促著自己:『再走一小段就好』,有著不到黃河不掉淚的決心。

 

路上有很多繁複的植物,妮可身上已經被附著一堆長著刺的隨附種子,一點點綠綠的崁在自己單薄的洋裝上,妮可感覺到自己的肌膚敏感的起疹子了。

 

「含羞草!」妮可看到一叢叢的含羞草,興奮不已的到處輕點他們,看到它們因為刺激而低下身子,妮可不免感到開心不已,時間因此過得很快,竟然好像已經到了鴨人家門口。

 

「叩叩!」妮可輕柔的敲著半掩的木門,木門是由一些扭曲的枝條做成的,因為已經年代久遠了,到處都是縫隙,與地面接觸的部份也是不平整的凹凸不平,不過,陽光因此透過門縫灑了進去,妮可可以稍微看到裡面的樣子,門旁邊全都是超過人高度的植物,它們看起來好生意盎然。

 

等不到鴨人回應,妮可擅自決定推開門進去,裡面其實很光亮,原來有開天窗,周圍四處角落陰暗的部份,等到妮可適應了屋內的光線之後,她發現是散落四處的畫架,到處都是畫!

 

妮可仔細端詳著,忘我的四處走著,這些畫主色調都很暗,飽和度非常的低,但是隱約看得出來都是森林的一小角。

 

鴨人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他原本想喊出聲,卻像是突然失去了語言能力的呀然失聲,他的喉嚨像是被鎖住,嘴巴一開一闔的,就是擠不出一點聲音;過了一會,鴨人反而慶幸剛才沒出聲,他在黑暗裡觀察,緩慢的移動自己的身體,他想把自己藏在黑暗裡,他希望,妮可沒有發現他之後,就會自己走了。

 

只是身後的桌子因為老舊,被突然的強風一吹發出伊呀的一聲。

 

妮可很驚訝的發現鴨人在角落很驚訝的看著她,他的身體扭曲著、姿態怪異,看起來有點可笑。

 

妮可不好意思的跟他打聲招呼:「你很喜歡風景畫」

鴨人怯生生的說:「嗯!」

「畫的真好!」妮可又轉頭過去欣賞那些畫作。

 

「畫我吧!」

妮可褪盡羅衫,就這樣裸體的躺在空蕩蕩的房子正中央,讓鴨人畫她。

鴨人原本想拿個什麼東西讓她遮蓋自己的身體,腳卻像是生了根似的無法移動,鴨人不敢靠近她,只好順從的找了個空的畫架,把釘好了的油布放上去。

他笨拙的坐在畫布前,有好一陣子頭都不敢抬一下。

 

妮可想像著整個臉埋在帽子下面的鴨人,現在的表情有多麼的羞怯,她想像著鴨人臉紅,感到一絲絲的甜蜜。

 

鴨人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但他嘗試著專心作畫,他不懂妮可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使得他的心臟狂跳。

 

鴨人納悶『她是在炫耀什麼呢?』他因此感到痛苦不已,眼前的景象無法為他找到心靈的平靜,他甚至覺得這是一種羞辱人的方式,她的美跟四周太不搭調,她纖細的四肢、她豐滿的乳房、她的奶油香,他不懂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一切又到底為什麼會這樣發生?

 

他感到好痛苦,狂跳的心不止,妮可卻像是發著光的讓他無法移開目光,他一直都害怕妮可看到他的住家環境的,鄙陋的家徒四壁,一般人都要感到做噁的。

 

但是妮可自在美妙的躺在那裡,她看起來很舒適自在,一點都沒有困窘鄙視的意思。她周圍那些過去他所創作黯淡無光的畫,一直都能夠撫慰他孤獨的心,他試著看著那些畫,期待他的心能夠平靜下來。

 

「可惡!」他暗自咒罵著,他真的不懂妮可為什麼要這樣羞辱自己,她太美了,自己的心仍狂跳不止。




【黑棠女王】的天空部落格
http://blog.yam.com/vivimar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