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棠女王 BlazeSuger
關於部落格
國內外旅遊分享、文字創作(哲學、詩、散文、短篇科幻小說)、影像設計、攝影美學、美食做法、餐廳介紹、理財建議、生活體驗,...
  • 130531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黑棠女王】的長篇小說發表_一個從小不良於行的鴨人

那是一個很小的城鎮,所有的設備都是預算勉強擠出來的,一切都是為了給孩子有一個合理的教育成長空間,老師只有一個,游泳池只有一個,籃球場只有一個,感謝上帝,他們還有一個棒球場,可以讓孩子奔馳他們無限的體力。

鴨人總是一個人,因為大家都害怕看到他的臉,你很難想像他一個瘸子如何游泳,其他的孩子更是排斥,深怕他的扭曲的肢體傳染給了大家,雖然這只是幼稚的想法,不過連家長也都這樣暗示老師,不准那孩子跟自己的孩子交往!

老師似乎成了鎮上唯一同情鴨人的人,不過輿論讓她不致於靠他太近,上游泳課時,她在泳池中間拉了一條塑膠繩,很公平,泳池分成一半。

「大家自由選擇泳池練習!」老師說

鴨人存在的泳池,大家很自然的游離開來,寧願一群人幾在另一端狹隘的空間裡,誰也不願意跨離那條界線,較像是那條塑膠繩有放電壓似的釋放著高危險的訊息。

老師有一半時間教鴨人游泳,鴨人因為肢體的關係,學習的時間緩慢,因為是一對一教學,倒像是幫他復健了,旁邊的學生不住的恥笑鴨人的學習過程。

「沒關係,慢慢來!」老師說

鴨人偶爾從他鬆垮的眼皮下輕瞄老師的表情,老師是面無表情的,鴨人也不懂得笑,還不知道感激要如何表達。

「喂!鴨人,鴨子還學什麼游泳!!」

「是啊!快點移動你的鴨尾巴給我們看看!!」

「你別鬧了!他現在在水裡找食物,哪有空理我們!」

同學們鼓譟著,在有一點距離的時候,他們特別喜歡對他叫囂。

「唉!說的也是,我看我把我的脫鞋餵給他吃好了,他的大近視最好是看得出來食物在哪!」

老師持續心平氣和的教著鴨人,對其他學生的閒言閒語置之不理,她讓鴨人知道水母飄的意義。

 

「不要害怕!小心閉氣就行了!」老師說

這個動作老師已經教了好幾週了,鴨人老是狼猖的拼命喝水,就像是快要溺斃的人,手拼命的在水上揮動,上次還不小心打了老師一巴掌。

「這個動作一定要學會,你要學習不怕水,水是你的好朋友,你不要怕他。」

鴨人面對著恐懼,漸漸的找到了訣竅,終於寧靜的在水裡找到了平衡。

有時候,整整一節課,鴨人就這樣靜靜的頭埋在水裡浮著,老師有時都會忘了他的存在,突然想起的時候,就去敲一敲他的背:「別忘了呼吸喔!」

只是,浮在水面上真的好輕鬆,不像在陸地上每個動作都像是要他的老命,他愛上游泳了,尤其在水底,外界的噪音將得很低,甚至其他同學的聲音變得有點變形,這一點讓他覺得很樂。

他學會飄在水面上的那一年,他已經小三了。

老師放在心裡的那一句始終沒有講出來,她很納悶,從來沒見過這孩子的父母,看著這個醜陋的孩子一直被欺侮,她甚至對他的父母感到憤怒。

轉眼間,時間過得很快,鴨人也長大了,只是已經看不到他常常在泳池流連忘返。

鴨人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地方,需要長途跋涉將近半天的一個湖泊,那裡沒有什麼人知道。

鴨人浮在水面上,他似乎找到了一種近乎停止的寧靜,在水面上,沒有一般游泳的動作,那些游泳動作他似乎永遠學不會,但是他發現他的手臂內側的皮膚,平滑到幾乎沒有毛細孔,只要維持那個角度,把所有接觸水面的地方完完全全的保留給內側的肌膚,只要圓弧行的向外雙手滑開,鴨人居然可以浮在水面上向前移動,不用到水面下換氣。

鴨人在平靜無波的水面上停止呼吸的向前滑動著,欣賞眼前不斷變換的美景,春天、夏天、秋天、冬天,甚至一天的早、中、晚,對鴨人來說都有著很大的變化,鴨人總是感動莫名,為這大自然奇妙的變化留下感動的眼淚。

「唉,鴨人又來了。」同一個村子長大的傑克說。

鴨人剛獨自打完籃球,站在籃球場的另一側看著藍框發呆。

「你管他啊!」阿諾兀自的練起投籃來。

傑克看著鴨人頭頂戴著棒球帽,讓人看不到表情,傑克想起來,他似乎從鴨人學會漂浮之後,就再也沒看過他的臉。

鴨人背著光,光芒從他身邊掠過,傑克更難看到他的臉了,破天荒第一次,傑克突然對他充滿好奇。

「嗨!鴨人!」傑克性格的短暫作了抬頭動作,對鴨人打了招呼。

阿諾停止手上的動作,心頭陣了一下。

鴨人持續保持原本的姿勢和臉部的角度一陣子,讓人覺得他還沉浸在他的世界裡,也許沒有聽到傑克在叫他。

傑克打算放棄,看向阿諾的時候,鴨人抬起頭來,三個人突然有一種默契,阿諾把手中的籃球丟給鴨人。

籃球場旁邊有一個長巷,是小時候籃球場到家的捷徑,但是屋主佔地為王,不准任何人經過,是地方上有名的兇神惡煞。

鴨人把籃球當躲避球用,使勁的往那個巷子丟過,然後三個人沒命似的跑過那個巷子,鴨人拿到了籃球,全部人發車想急速離開,巷子主人早已發現,開出耕農用的吉普大輪車,鴨人搶先一步早已開走,傑克那一車兩個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囂而過,巷子主人隨即撞向一台全黑的房車,擋住了她的去路。

那女孩子金髮碧眼,長相尚稱清秀,穿著一身很像睡衣的白色小花洋裝。

突然被撞擊擋住了去路,妮可嚇得花容失色,巷子主人怒火正勝,也不容她解釋,一跩把她帶到了父母家中,妮可父母看到他們女兒狼狽不堪的回到家中,旁邊是地方上的地主,一時也亂了方寸。

「你女兒,是不是效法法西斯主義去了,誓死不肯說出其他共犯!」

妮可原本是乖巧可愛的女兒,在家中總是沒有自己的想法,面對父母的質疑,滿腹的委屈無法申訴。

「妳為什麼不說呢?妳怎麼會跟那些流氓太保混在一起?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啊!」妮可父母循循善誘,根本不相信妮可的說詞。

妮可無辜的眼睛睜大著看著眼前不可置信的一切,她的委屈無限膨脹,受不著冤枉,她開始咆嘯起來,滿臉漲紅的什麼都不管了,妮可的媽媽被嚇到不知所措的老淚縱橫。

這一天就這樣亂七八糟的過了,妮可待在自己的房間裡,突然為自己平淡無奇的人生感到哀怨,平淡無奇的父母、自己平淡無奇的長相、平淡無奇的的對話、平淡無奇的人生,以及自己對未來平淡無奇的期許。

窗戶有輕微敲打的聲音,妮可望向窗外,那裡是自家花園,什麼都沒有,妮可回神過來打算繼續做著平常該做的事,「喀喀喀」,輕微的聲音又出現了,妮可把窗戶打開,好奇的向花園張望。

遠遠的花園一角,妮可看到人影,那個人看到妮可望向這邊,才進一步的現身,他的棒球帽沿壓得低低的,看不到眼睛,但是妮可看到他害羞的微笑,妮可知道,那是鴨人!!

妮可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輕聲的喚他過來:「過來啊!」

鴨人輕快的走過,他對妮可說:「對不起,我是來道歉的!」

妮可對他不良於行的印象仍然存在,只是剛剛,鴨人過來的時候感覺卻很正常。

「道歉?為什麼」妮可說。

「今天晚上的事。」鴨人遲疑的說。

鴨人的帽沿始終壓得低低的,妮可始終看不到他的臉。

「你,可不可以看著我講話啊!」妮可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似乎完全忘記小時候對鴨人的恐懼,但是看不到人的表情,讓她更氣。

「拜託你,看不到臉講話,我根本沒辦法思考。」

「啊?」鴨人還是低著頭。

「甚至,你剛剛跟我講什麼我都不記得了。」妮可說

「我,可以再重講一次。」鴨人怯怯的說

「抬頭有這麼困難嘛?」妮可幾乎要放棄了

鴨人壓著他的帽沿,手微微發抖。

「好吧!不勉強你!」妮可說。

「不過,你常來找我吧!找我說說話!」

鴨人忘我,開心的笑了,妮可看到他整齊的白牙。

「很好看!」妮可說

「啊?什麼很好看?」鴨人說

「你笑起來很好看,你該多笑笑。」妮可說

鴨人痛苦的縮起手,他現在看起來很難過,藉故離開了。

鴨人走後,妮可很擔心,失落感佔據整個心裡,很怕他再也不來了。

「我剛剛有說錯什麼嘛?」妮可自言自語。

小時候,妮可努力的回想,鴨人小時候長怎樣,模糊的記憶裡,鴨人總是低著頭走路,走路時肢體不自然的扭動,臉上滿是深刻的皺紋,他笑起來的時候,妮可想起來了,他那時候真的很驚人,滿嘴的爛牙,不時閃爍著間隔的幾顆主要鋼牙。

「可是,他現在很好啊!」妮可繼續自言自語:「至少他現在有一口白牙了!」妮可想著他燦爛的笑容,心滿意足的睡了。

 

 【黑棠女王】的天空部落格
http://blog.yam.com/vivimar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