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棠女王 BlazeSuger
關於部落格
國內外旅遊分享、文字創作(哲學、詩、散文、短篇科幻小說)、影像設計、攝影美學、美食做法、餐廳介紹、理財建議、生活體驗,...
  • 130531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黑棠女王】的短篇小說發表 §實鏡_盤古地形的龍出現

 
這塊地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什麼都沒有,只有裸露的岩石,和長得像癩痢頭的雜草群,不過雜草卻看起來非常的強悍,高度及膝,尾端尖刺硬挺,總之,裸露的岩石地反而變得容易親近起來,老闆看起來似乎在營造某種氣氛,他看起來神經兮兮的,不時的在觀察周遭的動靜,搞得我們也緊張起來。


「等一下會出現什麼?」我問我的同伴。
「噓~等一下就知道了」我同伴對我使了使眼色,一副裝模作樣的賊樣。


我輕笑了幾聲,緊張的感覺消失了,張同學就是可以在不經意之間讓我放鬆。


「喔!」我的手指尖不小心劃過雜草的尾端,竟流血了!
「這,也太銳利了吧!」張同學的小叮噹包居然拿出救急的ok蹦,小心翼翼的先幫我作簡單的包紮。
「太神奇了!」平常看似不起眼的張同學,總是在最細微的地方讓你驚為天人。


「應該割一點雜草帶回家當菜刀,我媽老是嫌她的刀不夠利,然後叫我們自己出去買著吃。」
「這真是好藉口!」我說。
「再也沒有了!」他作勢要把雜草割下。
他的誇張陰謀表情,再次把我逗弄得眼睛笑得咪咪的,手上的痛也神奇的消失了。


「噓!!」老闆的噓聲可大聲了,嚇了我們一跳。
只見他要大家往後退,手勢緩慢而堅定,眼睛則持續保持警戒的看著遠方。


我這下可是緊張得腎上腺素飆高、扁桃腺充血、瞳孔放大,就快像哈利波特的姑媽一樣變成氣球飛起來了。


張同學按著我的肩膀,安撫著我的情緒,他自己保持著高難度的高半蹲姿勢,看起來卻一點都不吃力。


來這裡都是張同學的主意,他平常雖看起來非常溫和,一點攻擊性都沒有的隨和,但是遇到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可是比誰都固執,我這時候已經在想我的保險受益人是誰,還有,如果平安離開這裡,我要如何痛痛快快的臭罵張同學了。


「看到沒?」老闆輕輕的說。
輕得像一縷輕煙,不過沒飄走,像把刺一樣的刺進我們的警戒線。


遠遠的看見一隻鹿,我不禁在心裡想:『原來只是一隻鹿,幹嘛搞得這麼大陣仗,嚇死我了!』


又一縷輕煙飄過,張同學輕輕的說:「牠不只是一隻鹿」
張同學就像是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鬼似的,食髓知味的堅定的看著那隻鹿,他的靈魂好像飄到半邊天高,這時候的他不像是平日認識的他,他看起來好認真,竟有那麼一點吸引力!


我的心噗通噗通的跳著,分不清楚是為了什麼而跳?


『鹿突然變大了!』我在心裡尖叫著,瞠目結舌麼看著眼前的景象,黃棕色的鹿毛瞬間在眼前移動,我只能說是移動,因為那一點都不像是奔跑或是行走,一下是左下方,一下瞬間到了右下方,移動的時候還帶點像是在電影裡才能看到的殘影,未免也太夢幻了!!我揉了揉眼睛,想確定我沒看錯!


現場鴉雀無聲,我揉眼睛的聲音竟被無限放大,害我很不好意思的停下了動作。


然後,鹿不見了!
應該說,牠經過我的身邊,而且形體變大了好幾倍,因為移動速度太快,我幾乎看不見牠,牠就從我眼前消失了,到山的盡頭那樣的遠。


『會不會太誇張?我形容的。』乘大家還在迷惘的空白中,我又沉浸在我的世界,我在想如果把這一段講給大家聽,要怎樣講大家才會相信,過程太誇張,我得用平易近人的描述方式。


「又來一隻!」張同學的一縷輕煙不見了,他這次的聲調充滿著高昂的激情,看來他興奮到再也掩飾不住了。


這次我有仔細看,牠還是潛伏姿勢的時候,跟一般鹿沒兩樣,頭上有角,瞬間移動如果沒仔細盯著牠看的話,其實根本看不出來,我想,那就像是變色龍原理的偽裝。


我看了看張同學,他的表情,怎麼說呢,竟有種幸福的感覺,有種,活著的感覺,我呢?我大概是認識他這麼久,今天才有種真正認識他的感覺,看到他不同的一面,心裡很感動。


『變色龍鹿又再次移動了!』要是我叫牠變色龍鹿,被其他人知道了,八成會罵死我,因為那隻鹿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就像是神一般的崇高,不過,我倒是為自己決定牠的命名感到沾沾自喜。
『暫停!暫停!要專心!』這次我選擇暫停我的漫無邊際的思緒,我緊迫盯人的盯著這隻鹿,怕牠又耍我突然消失。


這次鹿呈現超炫耀的態度,居然直立而行!大家八成在心裡驚呼連連,我看大家壓抑的激動情緒全表演在紅通通的臉上了,『暫停!暫停!要專心!』我又強迫自己的目光油他們身上轉移到主角鹿的身上。


鹿的挺立移動仍呈現跳躍式的瞬間移動,只是頻率增加、距離縮短,讓我可以更仔細的觀察牠了。


『牠的鹿角不見了!』也許鹿角的形成會耽誤這樣行雲流水的移動,鹿角居然不見了,而且牠身上的短毛看起來好堅硬,就像是這裡的雜草一樣致命,只是,牠身上的鹿紋,『牠的鹿紋會移動!』,牠的鹿紋在牠的硬毛上不斷的移動,而且是連續性的移動,有點像,附著在皮膚上的紋路隨著心臟血管的跳動而移動,牠的毛,似乎就是牠的皮膚!


「又不見了!」張同學說,他興奮的轉頭看著我,似乎很高興我見證這歷史的一刻,然後,兩秒鐘後,帶有一種溫柔的眼神,我以前沒看過,也許是以前不想看吧!


『原來感受這種東西可以瞬間來襲,只因為某種理由?』什麼理由?我想不出來,只能用一般民間最常用的說詞,緣份。


他溫柔的拉著我的手,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判定可以牽著我的手的,我不知道他是怎麼發現我的感情的,我雖然兩頰發燙、心動不已,卻還是故作鎮定,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其實,或許,在大家面前,我才是那個最遲鈍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