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棠女王 BlazeSuger
關於部落格
國內外旅遊分享、文字創作(哲學、詩、散文、短篇科幻小說)、影像設計、攝影美學、美食做法、餐廳介紹、理財建議、生活體驗,...
  • 130531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 實鏡__有意識的移動電梯

我有兩台相機,由於兩台相機都不夠好,因為強項不同,我把它們當做單一功能的相機在使用,一台適合拍動態跟細節,主要用的一台適合拍靜態跟景深,以及大部分的照片,這一台比較厚重,不方便藏匿,有時候要拍比較私密深沈的表情的時候,往往都會被發現而失敗。

 

我的天!這隻貓居然拿起長柄的刀叉來,這個畫面太有商業魔力了,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為了印證、為了分享給大家、為了炫耀、為了記憶,為了管他甚麼理由,我拿起相機,鬼迷心竅的拍著。

這副刀叉特別的長,技術也要特別的好,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虎斑貓怎麼會卸下心防,在我面前大玩特玩了起來,就像是耍魔術一樣,但是他的目的與用意其實只是生活上的、最基本的,對食物的渴望,是什麼讓它放棄最快速的方式呢?也就是最原始的方式,使用獸性的貪婪的嘴。

 

它現在看起來,真的好難形容,我拼命的用各種角度試圖要把這種意境拍出來,卡卡的,似乎拍不到我要的那種難以形容的感覺。不過,我相信看到照片的人一定會震撼到認為這些照片是造假的,那是第一印象,一定是第一印象。

但是我的光圈不夠,常拍到它因為動作而產生的動態幻影,那卻令它更真實了,有一張拍到清楚的刀叉,晃動的肢體,牠的眼睛卻異常有神的盯著鏡頭,眼神,靈魂之窗,像是要告訴你什麼,卻像是被關在太空艙的駕駛座裡發不出聲音來,我開始為牠感到痛苦了,好像有點太悲天憫人了!

真正痛苦的事發生了,我的相機,在拍到牠不可思議的眼神的時候,像是放在盒子裡被擠壓的果凍,整個軟掉了,這怎麼可能!!!!!快門似乎是按下了,這是我關心的最後一件事,但是記憶卡呢?我的天!我趕緊把記憶卡取出,希望他沒被液化才好。液化的相機,太詭異了,是天氣太熱了嗎?我太熱衷於拍照,竟忘了觀察瞬息萬變的氣象,看著火熱的太陽逼近,我現在應該要關心自己是否會融化才對!

 

這裡是視聽室,一堆人在這裡,很陰涼,由於播放著影片,大家都很專注的安靜看著,所以感覺不出來有這麼多人,只聽得到偶爾香檳或是紅酒杯互相碰撞的小小清脆叮叮聲,人們慵懶零散的散步在各個角落,看起來很舒適自在,我的眼睛,很適合黑暗的地方,所有東西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朋友的孩子來了,他試圖把他引開,因為他很不識相的發出自以為天真的聲音,一個不懂觀察環境的孩子。身後走近身來的是長官的母親,她可是擁有位高權重的地位,不是一般人,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強烈的精明意味,她踩著高跟鞋在地毯上,沈重的踩著,卻像貓一樣的沒發出一點聲音,地毯是長毛的,我慶幸著,並且尊敬的引領她到保留的沙發座上。

 

兩人的沙發座,只有她一個人坐著,她看起來很高雅沉穩。我坐在地上,只有在這種暗暗的場合,我才敢這樣大膽的觀察她,她似乎有點醉意了,看來電影現在似乎不是她心中所需要的。

我趕緊將她帶開,尊敬的守在她一旁偏靠後的十公分處,那似乎是他感到最舒適安心的陪伴位置,我不即不離的謹守著這個分寸,其實,我也有點微醺了,眼皮有一點重,空氣裡好像看得到某種微粒子在發酵,還好空間感不受影響。

 

我引她到電梯間裡,我發現明亮的電梯間裡的前方左右兩個櫥窗的玻璃都被打破了,裡面有假的珠寶飾品,不過可都是名牌的,這些有錢人的VIP電梯,還真的都不屑一顧這些呢!居然紋風不動的完全沒被拿走,我心裡想著貪欲,反正晚一點就要整個撤離這裡了,待會送完夫人,我一定要回到這裡把東西拿走,腦海裡波濤洶湧的念頭並沒有影響我訓練有素的禮節。

電梯來到她所著的閣樓後,雙扇深色的橡木門打開,我有點急切的跟她說:「有任何事,請不嫌麻煩的跟我聯絡。」她看起來有點猶豫,似乎有什麼是要跟我說,但我還是把門關上了。

  

這裡的電梯是活著的,應該也不能說它是活著的,而是,它是跟隨著VIP的意志到達的,VIP在的時候,電梯總能迅速確實的到達,我們這種人,則要花一番功夫才行。

電梯來了,我希望能回到剛才櫥窗被破壞的那個,不過,它似乎帶我到了廣場,整棟二十幾層樓高的水泥電梯,前面是玻璃,可以透視外面的路況,整棟電梯在戶外移動著,因為陽光已經沒這麼炙熱了,我看得到廣場外有人群在散步。

電梯像軍人般有稜有角的移動著,它在廣場正前方九十度轉進百貨公司,看來我的貪欲讓它認為我要去購物,進到這棟百貨之後,就有點麻煩了,我趕緊調整我的思緒,充充忙忙的又挑了一部電梯,這部電梯在戶外移動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它是整個一條一條實木所構建而成,核桃色的每條實木都高達二十幾層樓高,算是非常耗工費時的建物。

它平實的移動著,來到了一座峇里島渡假風格的花園,我看到了東方文化穿著的人在花園裡勞動著,這座電梯,非常非常的獨特,它居然不是把自己與建築物結合後運輸乘客,讓乘客下車,卻是類似彎腰的方式,要把我倒進花園裡的某個開放式的上空亭子裡,這真的是太胡扯了!在我已經看到在花園裡工作者的面容,幾乎要視線交錯的時候,我的思緒緊急煞車,電梯停止了彎腰的動作,挺直著恢復常態。

這次它將我帶到一個看似正常的建築物裡下車,這個建築物非常的龐大,只不過所有東西都變得粗糙不堪,電梯竟然有三座,而且其中一座居然可以容納兩台車這麼的大,很不幸的,我與多數的民眾等到這一台,這時候就算我幸運的看到櫥窗,也沒辦法等到所有人都下車了,我的心開始焦躁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