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棠女王 BlazeSuger
關於部落格
國內外旅遊分享、文字創作(哲學、詩、散文、短篇科幻小說)、影像設計、攝影美學、美食做法、餐廳介紹、理財建議、生活體驗,...
  • 130531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短篇小說~§ 實鏡_同性戀



這是渡假勝地,不過我掉了錢包,沒什麼心情享受,心情糟透了,更糟的是,還拖了同行的 朋友下水,朋友陪我到當地的警察局,這裡的警察局似乎很懶散,做事非常之沒有效率,怠慢投案的民眾,只是事不關己的彼此在聊天,我心裡真的很不耐煩,眼看 我就要發火了,我投訴的經驗可不只是隨性而已,我可是會告到底的。

剛從外面進來的一民員警,是這個辦公室裡寥寥可數的第三名員警,他看起來官階很低,看來也是辦事效率不高的另一個米蟲,不過,我能期待什麼呢?期待出現一個殺氣騰騰,眼神銳利,辦案經驗豐富,擁有尋著蛛絲馬跡的敏銳判斷力,而且充滿正義抱負的探長嗎?仔細想想,真的有這種人出現,大概也只是對我這種小案子視而不見吧!我的氣,因此消了一半。

 

「掉錢包?」他說。

「對,在前面廣場那裏。」

「八成是自己不注意的,這裡沒有小偷。」

「啊?」我真想當場翻他白眼,最好是這裡有這麼民風純樸,不想辦案就算了,居然先栽髒我先。

「我幫你問問當地有沒有人報撿獲遺失。」他輕鬆自在,態然自若的坐下來,看起來很有精神,並不隨便,我不禁開始抱著希望。

靜下心來,其實他長得還不錯,眉清目秀的,算是賞心悅目的那種,在這種荒涼,鳥不生蛋的地方,算是各大發現,只不過個頭小了點,渾圓了點,滑稽一點想像的話,可以想像他談跳的模樣。

「有人撿到妳所描述的錢包,妳可以安心了!」他說,一副很有自信,這是必然結果的樣子。

「真的!」我不禁笑容展開。

「我們這裡是傳說中的路不拾遺的,算妳走運,不然地方這麼大,妳也很難找。」

「怎麼會來這裡?這裡對外來客而言不是個觀光的好地方?」

我看了看身邊的朋友,說:「老實說,是因為真的什麼地方都去過了,而這裡,也真的沒來過。」

「那是因為你們沒生活在這裡,這裡雖然荒涼,但是也因此單純乾淨。」

不知道他說的是環境還是人心,我不禁在心裡這樣想,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對這裡充滿了好感。

「先這樣子,你們填一填資料,我要出去了。」

「你從小在這裡長大?」我不禁搭訕了起來,他應該不會拒絕回答吧。

「我不是。」他低著頭,微笑了起來。

我看著他,盡量讓眼神裡充滿著善意與好奇。

「你不要小看這裡,這裡福利很好的,每個月會多給八千多塊美金的津貼。」

老實說,我不知道這是好還是不好,我不太懂一般人的薪資結構,不過身邊的朋友瞠目結舌了起來,給足了他面子。

「那是因為我們這裡辦事效率很高,就像你看到的,因為也沒什麼事,民風純樸,常常是最低犯罪綠的榜首,這裡居民大家都很自動自發的,也不會給我們添麻煩,效率高,所有省份的津貼都會撥過來。」

「哇!那真是肥缺!」我朋友說。

我在心裡瞪了他一眼,補充巴結的說:「應該說是好工作。」

「嗯,這裡環境很好的,人都很和善,你們到處逛逛吧!」他收起了悠哉,一副祝我們好運的樣子走了出去。

 

和善的居民,老實說,我都沒看到,這裡太荒涼了,到處是一望無際的岩石地和海景,唯一有生命的,是海鷗,而且它們吵死了。

 

遠遠的看到他騎摩托車過來,混著黃沙塵起,卻是一身灑脫的氣質不凡,當他停下來的時候,我發現他車後有一些釣具,原來他出小差,去釣魚了,這真是個好工作。

 

他似乎猜到了我在想什麼,說:「跟當地居民交流,也是我們的工作之一,妳知道!」

 

我善意的點頭表示認同,眼睛瞇瞇的笑著:「你是我們報案到現在,終於看到的人類。」

 

「我招待你們好了,略盡地主之誼,我也下班了。」

 

到了他們家,我才知道,他根本就是富豪,家裡大到不像話,而且裝潢極簡考究,很有格調,不是金碧輝煌的那種。

這裡是三樓,必須要走樓梯上來,低調的灰黑色調,樓梯間非常的寬闊,真的是非常的豪氣。

他們家沒有一般的大門,這點實在是,非常的特別,門還是有的,跟牆的結構一樣,黑色,不規則大小的方形簍空,空隙很大,牆面和門面很厚實,每一個隔層讓它有點像放收藏品的壁面,只是,沒有壁面,空氣和視線就這樣穿透沒有障礙,厚實的拉門打開一點都不費力,卻又很密合的很有質感。

不像一般的家庭,大門拉開後,還有一小段像外面一樣豪氣寬廣的灰黑色階梯,上來之後,則是簡潔的黑色鐵欄杆圍著,雖然全都是黑色系的,由於外面光線充足,穿透這些簍空的黑色幾何型構造,充滿著光影變化之美。

我都還來不及看看室內的裝潢格局,黑色簍空的大門外卻居然開始音樂聲大響,是那種節奏感很強的音樂,但是又透著性感慵懶的歌聲,一名性感火辣的女伶出現,我實在是太震撼了,原來剛剛那性感慵懶的歌聲是來自於她,她一襲黑色裝扮,黑色馬甲綁帶緊繃著頻露酥胸,多層次的蕾絲超短裙下緊接著黑色吊帶襪,她的舞蹈配合著階梯,最後貼著簍空的黑色牆面,黑色大洞的網襪襯著她白皙的大腿,時而緩慢時而激烈的舞動著,只見她抬著她的右腳往旁邊伸展,看起來真是非常的性感修長,透過簍空的牆面觀賞這樣的表演,我頓時發現,牆面像網襪一樣的撩人,很有戲劇張力,而她,就是有這個本事,在厚實的格子裡,掌握瞬間與我們的視線交錯,她的眼神極盡誘惑,卻又不時流露浪漫天真的俏皮,真是讓人又驚又喜。

不過,我看的有點心驚膽跳,音樂太大聲了,我擔心等一下會不會有個穿睡衣的矮胖中年婦女,面帶兇光的爬上來咆哮,不過,什麼事都沒發生。

女舞者拉開了大門,順著音樂滑了進來,動作優雅,而且不忘誘惑在場的每一個人,我這時才注意到她是金髮,像是吸飽了太陽光一樣的閃閃發亮,她的嘴角性感而有自信的微笑著,瞇著眼睛,近距離的她,看起來更加的誘惑性感了,我的朋友倚在黑色欄杆上,由上而下的看著她的表演,她的表演現在集中在頭跟臉部,她的頭抬著,手的動作變多,她胸部隨著她的輕盈舞動,就這樣粉嫩有彈性的輕跳著,由上而下的視線太容易接觸到,他心虛的都不知道該看胸部還是看臉,我看我朋友看的腎上腺素全都昇了起來,全然像是高空彈跳橋前的緊張刺激,突然,警察先生手指清脆的發出聲響,舞者停止了動作,就像機器人一樣的被聲控。

 

沒有鼓掌聲,令人驚艷不已的女舞者就這樣默默的乖乖走上來,像寵物,我心裡頓時有這樣的感覺。

 

女舞者纖細的手搭在我朋友身上,圍著他的脖子,即使熱舞過後,身上還是帶著清雅的香氣,反而是我朋友滿頭大汗,戴著細緻的黑色蕾絲長手套的她輕撫我朋友的臉龐,然後說:「你真可愛。」然後就離開了,隨著女舞者移動的肢體,我的視線也終於到了室內,「喔!」我恍然大悟,原來這裡不是室內客廳,充其量只是前廳門廊,旁邊有一個吧台,有很大的室外空間。

女舞者,女伶?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她,因為她不管是跳舞還是唱歌都很一流,她就這樣輕輕鬆鬆的做在吧台椅上,我的身邊,而警察先生早已換上一套不俗的西裝,她喚他:「理查」;他喚她:「甜心」。

他們之間的互動,很,很不像我所想像的,我所想像的,應該是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大跳艷舞,不過沒有,他們的互動似乎甚至可以說是生疏了,是互相尊重的那種生疏,不是真的很陌生的那種生疏。

我看我朋友一本正經的收起口水在和查理談笑風生,聊的似乎起勁,我也就安心的跟甜心聊天了,不然我還真擔心他事後會說我不識相不讓座勒!

 

「妳還只是個學生?」我實在是太驚訝了,但是雖然她生的美艷,此刻看起來卻又是稚氣未除。

她笑的燦爛:「看不出來嗎?是妝的魔術!只是視覺效果而已!」

「妳,已經超出專業水準了!」

「只是興趣而已,我叔叔常說,人要有興趣,做自己想做的。」

「妳叔叔?」

「查理啊!他是我叔叔,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啊!」我實在是太驚訝了,雖然我真的很質疑是真的有親戚關係,還是,你知道的,那種關係。

「是真的,親叔叔!」此刻的她看起來非常的真誠坦率,瞬間把我的疑慮都消除了。

「吾家有女初長成,要是我有這樣的一個出色的姪女,我一定把她包的緊緊的。」

「他很保護我啊!只是比較尊重我的想法,…偷偷告訴你」她親密的靠過來,對我使了個眼色,在我耳邊偷偷地說:「他也是同性戀,…,而且他從第一眼就愛上你了。」

我整個臉紅心跳,面紅耳赤,誰面對這樣一個美女在耳邊廝磨不會心動呢?等一下,我現在頭好暈,是因為,我沒聽錯?

「他愛上我了?」我的聲音小到連我自己都聽不見。

「嗯,他愛上你了!」甜心像是怕嚇到絕種小動物一樣的小心翼翼的說。

查理似乎察覺到我們這裡的動靜,移身過來,他看了甜心一眼,意會過來,皺了皺眉頭,一臉的責怪。

他又看看面紅耳赤的我,我欲言又止,嘴巴張開又闔上。

這回他專注的看了我好一會兒,沒說話。我輕瞥了一眼我的朋友,我的朋友看起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一臉疑惑。

 

甜心拿了兩杯紅酒交給他,然後坐到我朋友身邊,兩個人開始輕鬆的交談起來。

查理紳士的對我輕輕的微笑,我則是睜大著眼睛,羞澀的不知道該笑還是不該笑。

我們兩個走到了室外空間的平台邊欣賞落日,我身體僵硬的不得了,他那時已經輕扣我的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