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棠女王 BlazeSuger
關於部落格
國內外旅遊分享、文字創作(哲學、詩、散文、短篇科幻小說)、影像設計、攝影美學、美食做法、餐廳介紹、理財建議、生活體驗,...
  • 13164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 實鏡_受控的天氣

我揹著空無一物的後背包,感到非常的悲傷失落,因為我平時一直帶在身邊的一整袋衣物,這時居然剛好不在身邊,我再次感到氣急敗壞。

而且在這種非常時刻,我的道德感被擠到一個破爛的小角落,那種微不足道的同理心早就被我所謂的急中生智給驕傲的打倒,我趕緊的一邊逃難,一邊看到路邊的傘就拿了一把,我不在乎那是偷,更何況還是一把已經折了一支傘骨的破傘,『雖然破,但至少應該比浪漫的少女摺疊傘堪用。』

很快的我的同伴也偷了一把暗綠色的大傘,我為此感到讚賞,事後證明,我們的積極是對的,因為傘不僅可以躲雨防風避寒,還擁有防彈的功能,在滿天的敵軍來臨不留情的撒下滿天的彈地彈,大多數人早就失去了謀生的意志,他們甚至有些連躲都不躲的留在原地,無助的在呻吟的人群中茫然無神的忘著天空。

敵軍其實移動的非常慢,反正那也是無人駕駛,它們就像是鼓脹著腹部的魚型熱氣球,不時的放下彈地彈,這種彈地彈殺傷力其實很小,遇到硬地才會爆炸反彈,頂多只能將路面上的行人炸死,卻無法傷害任何非肉身的任何物品,也許這是他們飢渴的想要某取財物的同時,卻又智慧的想要保存建築歷史的陰謀,很聰明。

過不了多久,道路上就會充滿著全是爆炸成肉泥的屍首,我卻想著剛剛應該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拿我的行李的,在這樣狂風暴雨的天氣裡,我擔心著越來越寒冷的情況下我要怎麼保持禦寒,風太大了,我被我的頭髮包覆著,影響了我的視線。

因為風力太大,讓我的頭髮就像刀割一樣刺著我的肌膚,這讓我感到很困擾,更不用說還要一邊撐傘一邊躲彈地彈了,但是我們還是以飛快的速度逃難,一共三個,兩女一男,他們是我的夥伴。

終於到了,我找到了我的車,正確的說,是我好朋友的車,他現在不見了蹤影,我想他一定會借給我的,滂沱大雨的持續作虐下,地上已經開始積水,很顯然的敵軍操作了氣象,就算沒有彈地彈,在低地的人也會被淹死。

『如果以步行的速度,一定會被洪水淹死,我事後會還給他的』我心裡許諾著,然後三個人就趕緊進入車內,並且將車交給我的男性友人駕駛,一路上再三的交代:「千萬不要讓車被刮到!」

一路上還是滿目瘡痍的混亂,更不要說只剩下路旁勉強支撐的微弱燈光,我們幾乎只能靠車子的照明燈來辨識路況,全身濕透的我們坐在車內勉強的有了溫暖,我卻還是止不住的直打哆嗦,「你太靠近了!」「小心!」一路上我心驚膽跳的看著我男性友人的駕駛技術無法閃躲路上的障礙物,每一次的輕微碰撞都讓我的心臟緊縮的暫時停止了跳動。

我的天!這是目前最高級的BMW,它的身價我一輩子工作都償還不起,我的心跳狂顫,每一根神經都緊繃著,『我的天!千萬不要刮到!』我在心裡不停的禱告,「你!」「不會吧!」我眼睜睜的看著他直朝著一支像惡魔拿的鐵扒造型的樹枝,迎面的開過去,毫不遲疑,那就像是叉到我心臟一樣的讓我難過,「我可以下車把樹枝移開的。」我對他說:「不要再這麼做了。」

「就是那裡!」我指著往義大利古城的山道,我很肯定,現在的狀況,往上攀爬是唯一的最高準則,土黃色的山道表面很平滑,而且燈火通明,它現在看起來簡直就像金子一樣的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喔!」「不會吧!」「停!」「停住!」實在太愚蠢了,我的男性友人居然往階梯上開去,這是一個前往山城的叉路,右邊是平滑的道路,左邊是攀爬的階梯,任何一個人都該知道要往右邊開去,但他卻往左邊開去,太好了,現在我們卡在階梯上,然後他又催動油門往右邊開去停在一個拱型圓弧的地方。

下車後,心疼的發現有格調的藍灰色車體上的完美凸版烤漆,居然多了好幾道圓弧形的刮傷,一道、兩道、五道、六道,我的天,每一到刮傷都讓我好心痛,那是非常有質感的烤漆,用手觸摸,你可以非常明顯的感受到它的表面有細緻的圓點點突出。

這樣的凹凸質感是當前最先進的工藝,它們就像是皮膚一樣有了毛細孔,更不要說不同方向的光線照射下來,能看到它們細微的陰影變化了,但是它們現在被我毀了,上面有無數的刮痕,我感到非常的懊悔,我寧願自己被洪水淹死或是被炸成肉泥,這是我現在唯一的念頭。

車身突然晃動了一下,讓我嚇了一跳,原來我的友人把它停在不穩定的拱型坡上,要不是我及時的將它抱住,它幾乎就要滑下山谷了,我使盡吃奶的力氣將它拉回。心中充滿怒氣的同時,又忍不住想到這個車的優點,它現在的體積只有比我大一點,四個車門拉開,卻可以坐進五個大人,裡面空間還很寬裕。

這又是一個當時最先進的科技,空間及時放大術,我也不懂它的原理,只知道這台車是當時的登峰造極之作,我默默的將它推到一個安全的平地,那裡看來空曠,應該不會有大樹倒下之虞慮。

那裡有一個紳士穿著風衣,他一副以為我是司機還是什麼的,希望我載他上山,就算我不是因為疼惜這台車不打算再開他,也不可能會載一個陌生人的,我對他搖了搖頭,嘴角不忘微笑,他則對我表明,「你們走對方向了,往上走,才有可能活下來。」我對此感到很高興的說:「對吧!」我真為自己感到驕傲,為自己及時的正確判斷感到驕傲,然後跟著我的夥伴繼續逃亡。

這裡的人變得很少了,跟山下比已經少了很多,這裡雖然是山道,但還是很隱密,因為周圍都是沿山而建的石造矮房,氣候變得越來越變化莫測,到處看得到逃竄的人影,我們順著石道、扶著牆緣攀爬而上,之前這裡石頭與石頭間的深深的間隙是為了讓雪水囤積不致於讓人滑倒,現在也讓我們在狂風暴雨中增加了摩擦力,不致於被風吹走。

當我們往下看的時候,山下的城市已經被洪水淹沒,除了滾滾的灰色洪流之外,已經看不到任何的建築物,「閃電!」,我的天,「到處都是!」,我的夥伴狂叫著,路面上現在到處都是從天而降的閃電,他們直接打在路面上,有刺眼的閃電卻沒有震耳欲聾的雷聲。

很明顯的,是敵軍操弄天氣的結果,閃電已經變成了他們的武器,原本已經是寸步難行的我們只好加快了速度,路上偶爾都會看到被閃電打中了的人,「避開空曠的地方,我們還有救!」我喊著,因為敵軍不可能會打建築物的,歷史遺跡對他們來說是值得保留的,人命就不同了,他們只瞄準空無一物的地面,只要有人走過就會被無情的打中。

但是洪水繼續的悶漲,我們仍然無法停留在固定的建築物裡,只能選擇從建築物裡穿梭,一間接著一間,那是目前最安全的辦法,我們無止境的拼命往上,最後終於到了城堡,城堡裡就像小孩子的遊戲室一樣,有許多的管狀隧道,拖著疲累不堪的身軀,我們還是得在黑暗中摸索攀爬。

小小的空間裡卻有著新鮮的空氣,讓我精神一振,我們逼迫著自己繼續往上,直到發現了無數個細細小小的通風口,由於風力太大了,我不允許自己直接暴露在通風口下,怕風力在那樣的力道下成了天然的武器,跟彈道一樣的強勁風力也有可能刺穿皮膚,我們停滯在那裏無法前進,只好盡可能的將自己的身體卡住,而且因為太過疲憊而不小心睡著了。

風不見了,那讓我有點呼吸困難,因而醒了過來,我往風口處往外看,發現現在已有微微的天色,風停了、雨勢停了、魚腹熱氣球也不見了蹤影、洪水在山下停滯不前,甚至有點退潮的跡象,我踢了踢我的夥伴,歡欣鼓舞的要他們擠下去。「不能多睡一會嗎?」我的夥伴戲謔的說。

洪水已經褪去,我們在這義大利山城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與幾個建築設計師共同打造屬於我們自己的地方,義大利式石造建築的外牆漆上了可口甜美的淡橘色、淡藍色、淡粉色,上面有許多不規則形狀的窗口增加了趣味,靠近路面的窗口較小也較多,增加了通風的可能性。

綠意盎然的四棟義大利式建築彼此連結成一個ㄇ字型,樓層與樓層之間不時有天橋行經,增加了居住者之間的熱絡聯繫,這也許是戰後的不安全感所造成的設計,卻也是完美無可匹敵的設計,情感的交流成了第一要件。

我們在頂樓飛簷走壁,模仿中國式的武俠小說,這裡的屋簷一層一層的盤疊而上,但是平面凹槽的設計卻能讓人們在上面輕易的乘風行走、駐足休憩,面對一望無際的絕妙視野,就像是記錄了當年磐延而上的逃難日記,卻更多了浪漫的氛圍,我的心在這裡重新找到了安全、找到了希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