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棠女王 BlazeSuger
關於部落格
國內外旅遊分享、文字創作(哲學、詩、散文、短篇科幻小說)、影像設計、攝影美學、美食做法、餐廳介紹、理財建議、生活體驗,...
  • 12901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 實鏡_無辜的眼神

所以大致上來說,陪伴她的過程是很平靜的,只是每換一間病房,為了防堵滿室的病菌,哥哥就要求我幫他把所有會接觸到的表面塗上一層白色油漆,油漆沒有味道,環保節能的那種,所以其實也沒有太難接受,而且油漆完後,病房看起來也比較嶄新潔淨,我想嫂嫂的母親也應該會心情比較好。

我開始把壁廚上漆,細心的塗了兩層,所以看不到底色,後來開始為面對冰箱的那一面開始上漆,我站在板凳上,一層一層的盡量均勻的上漆,但是牆壁是有紋理的,是類似蜂窩狀的那種,是當初特別設計的吧!

每一格蜂窩狀的底層是琉璃色的彩色漸層,當我一整面大概的上了一層後,其實只有格子突出的部分是確定白色的,底層的部份只有周圍淺淺的半透明白色刷過而已,但是我突然覺得這彩色的琉璃色系很美,所以打算就這樣完成就好,哥哥似乎也同意了。看著嶄新的牆壁,我欣賞了一番,然後留下哥哥陪伴著她,打聲招呼,我就先回家休息了。

回到家,天早已經黑了,在家門前的庭院就看到剛出生的彼特,嫂嫂抱著她,像是早就預期我要到家似的等門。我抱著彼特,他睡著了,但嘴角掛著微笑,看起來好可愛,讓人很窩心。

然後他出現了,他打開前庭的門,個子小小的,那種歐洲系的精緻五官,還有他臉上自信的表情卻帶著害羞的微笑,那讓我感到困惑,從我第一次看到他,他是父母的朋友,很難相信他們年紀差這麼多,卻是常常來往的朋友,從我第一次看到他,就被他臉上這種相衝突但迷人的表情所吸引。

「我帶了一些朋友來你們家!」他說。

門一拉開,後面陸陸續續出現了一些年輕人,我用他們歐系的語言很小聲的跟他們打招呼:「嗨,你們每個人好。」一開始我以為只有兩三個人,後來卻發現居然有十幾個人從我們家的客廳出來,他們大部分都沒有正視我一眼,似乎都和我一樣害羞。

我手裡抱著彼特,心想:『真希望我的母性能讓他更喜歡我,前天在醫院看到他,今天還特地去醫院找哥哥,沒想到他反而在家裡!』我感到懊惱不已,因為失去跟他相處的大好機會而感到懊惱。

他們全都走了,我把彼特交給嫂嫂,再度檢視著他可愛的臉龐,想把這樣美妙的畫面深印在海裡。

我回到樓上,發現在我暫時睡的那一間房裡,擺放著五六個小桌子,小桌子上面有著大同小異的茶具,我觀察著茶具,想像著他們交談的歡樂時光,然後我到頂樓,發現那裏也有一些他們留下的痕跡,我感到很開心,想像他們一群年輕人看著圍繞的群山與白雲繚繞,忍不住的大聲歡呼的樣子。

滿足完我的想像力之後,我回到了擺茶具的我的房間,我甚至觀察茶具擺放的角度,對著茶具痴痴的笑了起來,茶壺倒了一個,然後第二個、第三個,突然,我房間下起傾盆大雨了,我真是不敢相信,這真是太荒謬了,屋頂像是茅草蓋的一樣瘋狂的漏水,而且你不能稱它為漏水,因為它的飛快速度只能稱之為:我的室內在下雨,然後我父母出現了,他們趕緊把棉被收在頭上的夾層裡,一些看起來堪稱屋子裡面的地方。

「為什麼只有我房間會這樣啊!」我失控的大叫。

「妳看這屏風,隨便手碰一下就要被吹走了。」媽咪用手隨便碰一下脆弱的屏風,那個現在看起來非常像我的外牆的東西,看起來已經要四分五裂了。

我趕緊搶救我的牆壁,那些木製的屏風,我把他們摺疊起來,還有一些我自認為看起來似乎是比較重要的東西,搶救到其他房間裡。現在我的房間像是開放的海港了,只有幾片發出咿咿呀呀的噪音的塑膠版和木板在支撐。

看著這樣的房間,我真的覺得我好需要一個白馬王子來拯救我,這樣的白痴父母真的讓我無所依存,外面的風還是很大,雨勢卻逐漸變小了。

干擾變小後,讓我可以專心回憶起第一次見到母親的景象,那是一個很小的巷弄,是繁華市區裡的偏僻地帶,打開大門進去,又是一個很窄小的前廊,上面沒有雨遮,而且沒有燈,然後就是客廳的前門,裡面只有幾盞小小的黃色光源,我覺得我的瞳孔不斷的放大,因為必須要適應這裡的昏暗。

當時我覺得寸步難行,因為裡面似乎堆滿了東西,那個像是寶窟一樣的地方,很深,深不見底,然後我就看到了她,謎樣的女人,她的眼神卻是無辜的發著亮,她嫁給了我父親,當我的後母,但是卻情願一個人住在那樣的地方。我父親用人情壓力央求我去迎接她,想給她一點溫暖,傳遞一個訊息:我們這個家是歡迎她的。

其實她不難相處,而我似乎也傳遞出她想要的訊息了,所以她就住進了我們家的大庭院,然後,我的房間就變成這樣了,這真是難以置信,我無法不把我房間的災難跟她做連結,雖然她的眼睛依舊是無辜的發著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